故乡的印象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3-05-02 23:24:11

故乡印象


因为有雪,天不是很黑!

刺骨的北风打着旋儿在旷野里肆虐。

我紧缩着脖子,高一脚低一脚地往家赶,我要回家过年!

过年,好象什么时候都不是轻松的事,今年更是如此!


三十七个小时过去了,我还没到家。凌晨时分,路上的雪结成冰,在匆忙地脚下,“苦呀,苦呀”地叫着。

出行真的很难,尤其春节出行更难!


其实,我不是回家过年,我是探亲。

父母已仙游,家中兄弟姊妹各自成家,散去四方闯荡,自己也已出门近二十年,老家早已不是我过年的地方。

我是去岳父大人家。


为何要去岳父家?

岳父实在不易!膝下无子,老来孤单,又落得重病在身,盼女儿女婿能回来团圆。

岳父期盼的我一定要满足!金钱的期盼,他没有,我也能力有限。亲情的期盼,我丰富,一定给!

雪太深、路太长、天太冷、人太多,想回家过年的妻子和孩子走不了,可我必须回!


因为有风,万籁不是很静!

它呜咽得象只可怜地狗,一会儿要钻进我的裤管,一会儿要躲进我的怀中。

但我不觉得冷,赶路让我流汗。


我何曾这样匆忙地赶过路?

我想起一个人,我的父亲!


好似昨天,对,就是昨天的昨天,就是这样的雪天,父亲一身泥一身汗一个人一路行五十里,为我找一所理想的学校!

那不是昨天的事了,那是快三十年的事。

可我仍记成那是昨天的事。

我是家里最小的学生。


岳父的身体还好,深夜里正等着我回来!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明天过年!

家中不大亮的灯下,我看不清楚他的脸,只听见他一遍遍重复着这句话。

象我第一次登门感觉那样,他永远是个乐观、不善语谈、与世无争的人。

“您睡吧,我到了,该放心了”。

也象第一次登门那样,我的话不多,甚至忘了叫他一声“爸”!


农村里过年比城市里热闹,是它继承了老祖宗的传统。

烧纸、放炮、敬神、祭祀祖宗,一切我都看在眼里。

作揖、磕头、祈祷、许愿,一切我都放在心上。

我要让岳父高兴!

吃菜、喝酒、看电视、拉家常、看雪景、拍照片、打扑克、睡大觉,我用最简单、最朴实、最真诚、最轻松、最直接、最快乐的方式,陪一位老人过年,也是陪自己过年!

在城市里生活太压抑!

我发觉自己一口气在外生活十几年,居然没有一个印象深刻的!

要说有,也只有一件事,算是隐约记得,只怕今天不提,明天就忘了。

就是那年的春节,为一家公司写过一幅对联:

佳节聚真情喜气盈乾坤遣春风旭日播一穹鸿爱驻人间

康城汇英豪牛劲冲宵汉树雄心壮志创二次伟业立天地

多么气派!多有豪情!

有气派有豪情的不是我,是那家公司和公司的人,在那个春节感染了我!

而这个春节感染我的,就是坐在对面陪我喝酒的老岳父。


他不能喝,因为他的食道有了动过手术的毛病。但他总是一开饭就为我倒酒。

喝吧,喝吧,年青人,这点酒算什么!

他的脸上满是笑,但我听出他的无奈!


年青时,岳父是很能喝的,而今,他一年中只是在过年的当天小酌一口。

好的,我喝,我喝,你倒多少,我喝多少!

我奇异,一天一瓶,我竟没事!

但我奇怪,第二天,才一口我就晕了。


只看见纷纷扬扬的雪银白了院落、银白了世界、银白了老岳父的头发,也银白了我的心绪

一切都是那么的苍白无力

酒已不能状胆,我开始害怕!

生命如雪花,无声飘落,来了、去了、聚了、散了、碎了、化累了痛了、哭了、笑了,总是放不下,舍不了!

时光匆匆,人生短暂!


回老家看看吧!

在我感慨最多的时候,岳父让我回生我养我的地方寻找记忆!

好吧,明天我就回去。

下雪时候,天寒,您别着凉!


门!紧锁着!平日紧锁着!过年紧锁着!

我的鼻梁发酸!

去年、前年、大前年,记忆的深处,门一直开着!

是母亲在父亲走后,八年里一直苦苦支撑着!

大雪中,那一排青砖瓦房,突兀森郁。


有妈的孩子是块宝!

有家的孩子过年好!

可这个年我过的好难受!


灰尘、到处是灰尘!

没人打理的房子就是这样,我告诉自己!

像,还是原来的像!

母亲的遗像,永远都不会改变,我安慰自己!

可母亲,为何要烧掉父亲的遗像呢?

人家都说是母亲想念父亲了,所以母亲这么做,所以母亲要走了!


可母亲,您曾知道,父亲一直活在我的心中!他没走!

就在昨天,我还为他写过一首诗呢。

不信,您听听:


冬季里 腊月

古巷深处 一角

青石板嗒嗒响起 拐杖声

我的父亲

定是您又在顶风 张望

儿子的归程

天空没有下雪

但 世界一片苍白

是您一袭银发 太白

回吧-爹-风寒冷等不得

北风没有吹抖 您的身体

却吹抖 您的心

将眼角 混浊泪水

洒落街头

回吧-爹-街上人多哭不得

没有大雁的时节

您总是

迟得 我的消息

于黄昏的深巷

等来 又一个苦涩

回吧-爹-儿子外出磨炼您要舍得

明年的春联由我来贴

阖家过个热闹的春节


母亲,您听到了吗。

父亲是一首诗,他活在儿子心中情深义厚、恩重如山!

母亲,您知道吗。

父亲活在儿子心中也象一棵树,遮风档雨、顶天立地!


可如今,父亲、母亲活在儿的心中只是一句话了:

父亲说:

出门在外,不容易,凡事难着,一定要坚强!

母亲说:

出门在外,不容易,凡事正直,什么都不难!

可您们为何不说:

出门难了,你就回来?

可您们知否:

没有您们的家中,我吃一顿饭都难?


我没有烧饭,我烧纸!

给天堂的父亲与母亲。

我祈祷天堂的母亲与父亲早日团聚,比在人世过得轻松、如意!

我相信天堂的父母会庇护他们在人世间的儿女生活得幸福、惬意。


老家与岳父家不算太远。

回来了,还没吃饭吧。一切在岳父意料之中。

不,我吃过了,我想与你谈谈。一切在岳父意料之外。

可我无话可说。

梨田、下秧、施肥,我不会。

竞争、上岗、下岗,他不懂。


三、六、九往外走,是谁说的?灵验吗?

我从来没有这样做过,从来没有发财!

但今年我决定了,初九出门。

不为发财,只为一个老人平安的心愿。


风还在吹!象来时一样!

别送了!爸,送再远,我还是要走!

没事的,开春了,一切会好起来的!

一切会好起来的!?

是那么熟悉,是那么陌生!

熟悉的是人生总在一切会好起来中渐行渐远!

陌生的是人生总在一切会好起来中渐行渐远,是否有来生?


熟悉的渐渐模糊、模糊地渐渐深沉,

这一切开始成了我对故乡的印象!


《百梦集之一》   2008.2.20(雪灾)

作者:余培峰(东莞作协凤岗分会)  

      

   通讯地址:         523685     东莞市凤岗镇景泰花园

   联系电话:      15016907129     邮箱:shfyupeifeng@163.COM

   QQ594859237


友情提示:本博专家撰写的文章只提供本站使用。本站以外的论坛,博客谢绝转载与刊登。如要刊登必须支付相应稿费,如有违反本站保留法律追究的权利

TAG: 印象 故乡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关于作者